首  页 | 学校概况 | 招生信息 | 招生网 | 学院公告 | 新闻中心 | 就业信息 | 国际交流 | 教务教学 | 学生工作 |
| | | | | | | | | |
学院公告
201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初评结果
东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度股
电子科技大学发布校庆公告 即将
西安外国语大学退学费事件发酵
关于公布2012年度省级精品课程名
关于表彰第十一届陕西高校烹饪
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召开校庆工作
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校党委副书记
西安邮电大学党委书记卢建军任
西安宏盛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
 
主页 > 图书馆 >
张五常:芝加哥大学的图书馆
来源:www.gx-xust.com 作者:西安科技大学高新学院 添加时间:2017-11-15 12:54 人气:

 按:今年是国际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发表《佃农理论》50周年。为纪念《佃农理论》发表50周年,张五常教授近期特别给凤凰财经发来8篇专栏来详细向读者追忆当年发表《佃农理论》的来龙去脉及解释《佃农理论》在经济学上的重要创新和意义,以飨读者。每周二连载,连载8期,敬请关注。本文为第六期。

第一期:回顾《佃农》先说闲话

第二期:思想文章,传世知难行易

第三期:超龄带技,拜师屡遇高人

第四期:寻找路向的日子

第五期:佃农理论出于长滩州立

《佃农理论》五十年,之六

尽管求学时我有过目不忘之能,但今天老了,早上想到的,下午就忘记。数十年前的往事倒还记得多一点。我写过《佃农》的往事,今天再写,从另一些角度下笔,时日的记忆可能跟以前说过的有出入。年份不会错;至于月份,我只是凭着几个关键日子,这里加那里减,弄错了一两个月不奇怪。对读者来说,时日的准确性不重要,但我要追溯自己的思想历程,好让同学们知道,当年新制度经济学的发展与后来的灾难是怎么样的一回事。这学派发展时,我是唯一的站在中心的人。

一九六六年的秋天,我整理好《台湾农业年鉴》的数据,多个需要验证的含意得到支持,知道博士论文已经掌握。我参考过前人的重要论文,对那些大师的作品虽然佩服,但从一个新理论通过事实验证来衡量,我有机会超越他们。为此我决定放慢下来,把算得清楚、详尽的《年鉴》及其他有关的数据整理好,放在一旁,先处理其他的章节。

一稿两投的结果

一九六六年十一月,我写好了《佃农理论》的主要长章。那是没有三七五租管的那部分,提出自己的理论与指出传统的分析错在哪里。该章经过赫师与阿师的指导,修改得他们高兴。急不及待,我把该章寄到两个地方。其一是芝加哥大学的出版社,希望他们能替我出版一本书,但说明那只是书的一章,其他的还没有动笔。该社的编辑很快就回信,说要出版该书,希望我能尽快把整本书写好。后来在芝大我跟这位编辑见过几次面,今天很遗憾当时没有结交这个人。只看一章就作出整本书的判断,这位编辑了不起。可幸后来我数易其稿把整本书写完,没有让他失望。

其二是我见该章是独立的,把文稿寄到《美国经济学报》(AER)。该学报的编辑也很快就回信,说文章不错,但传统说佃农的分成率是由风俗决定的五十、五十,要求我把文章改为五十、五十的分成。我没有回复他。后来到了芝大我把同一文稿交给那里的《政治经济学报》,主编蒙代尔收到评审的报告后,对我说:“为什么你那么傻,你的文稿可分为两篇文章发表。这样吧,我要前一半,你把后一半交给科斯的《法律经济学报》吧。”我很快就把前一半交给他,只改了一下引言与结语。后一半呢?我多加了不少在芝大找到的重要数据,过了半年才交给科斯。

杜玛推荐夏保加不管名头

一九六六年十二月,在长滩,我无端端地收到杜玛(Evsey Domar)一张邀请卡,叫我到他的家参加新年除夕酒会。杜玛的大名我当然知道,但他不认识我,为什么会邀请我呢?他任教于麻省理工,当时在洛杉矶邻近的兰德公司造访。好奇地应邀,见他家中有不少客人,没有一个我认识!酒会中途,杜玛高声说:“谁是史提芬·张?请站出来。”我应了。他带我到厨房去,说:“赫舒拉发给了我你论文的一章,我读后认为你不属于长滩,要不要到麻省理工试一试?”我说可以。一个月后收到他的信,说麻省理工没有空缺,但他把我那一章文稿寄到芝加哥大学给基尔·约翰逊(D. Gale Johnson)。杜玛又说芝大有一个博士后奖金,曾获该奖的有阿罗(Kenneth Arrow)与蒙代尔,叫我申请。

约翰逊曾经写过佃农,我在该章直指他的错,措辞不留情面,所以不便申请。过了个多月,赫舒拉发给我电话,问为什么我还没有申请芝大那个博士后。我无以为对,写了一封简单的信到芝大,两天后就收到那里的经济系主任夏保加(Arnold Harberger)的电报,说我获该奖,年薪八千美元,不用抽税,什么也不用做,只是要到芝大一年。

我当时只写好论文的第一长章,怎样去当博士后呢?想了几天,挂个电话到芝大给夏保加,说论文只写好一章,问他可否把该奖延迟一年。夏保加说:“芝大经济系所有的教授都是先生或小姐,没有谁管你是不是博士!”无话可说,加上当时香港出现了一件不幸的家事,阿尔钦寄给我一纸五百美元的支票,让我聘用打字助手,六个星期后我把论文赶起了。这赶工主要是后来出书的《佃农理论》的第八章,引用《台湾农业年鉴》那部分的数据,怎样安排怎样验证及细节要怎样处理我想过无数次,动起笔来有如长江大河,很痛快。

约翰逊的指导

一九六七年的秋天到了芝加哥大学,在那里呆了两年,遇到的能人异士我曾经写过,这里只说《佃农理论》在该校的发展吧。

责任编辑:admin
  返回

Copyright 2009 西安科技大学高新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:

学院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子午大道中段39号 邮编:710109

陕ICP备08001211号